• 重生后奸臣摄政王给我暖脚

    苏玺顾沉烨主角小说
    小说作者玉俞为大家带来的《重生后奸臣摄政王给我暖脚》是一本很不错的重生小说,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苏玺顾沉烨的小说讲述了:缘,是顾沉烨自降身份,求来的。“我想回去看看。”“好。”他应声,苏玺有些高兴,“那我去做点点心。”上辈子,她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磨练成了黄脸婆,总算是派上了用场。翌日,天色发沉,陡然有瓢泼大雨倾落。“今日这天气。”她上了轿子,微微蜷缩了手心,她很想............

    苏玺顾沉烨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重生后奸臣摄政王给我暖脚》免费全本在线阅读

    她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给顾沉烨一个解释。

    “刚刚的一切都是意外,我同司徒”其实毫无瓜葛,再无瓜葛

    明明语气是他从未见过的柔软,他却本能的对这个话题感到烦躁。

    “还有点事,先去书房。”

    她想说的话,戛然而止。

    男人的背影颀长,她匆忙叫住了他。“沉烨,我去膳房做点吃食,顺便明天回家看看父亲母亲。你,想吃什么?”

    顾沉烨听到那两个字的称呼,蜷缩的指尖触碰到了袖口,耳尖微微泛红。

    “你愿意回家?”他问。

    苏玺点了点头,当年因为父母将她嫁给顾沉烨,她至死都没有原谅他们,不愿意回家看一眼。

    甚至觉得他们是为了朝堂上的地位权利,才将她嫁给这个可怕的男人。

    后来,她的死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场姻缘,是顾沉烨自降身份,求来的。

    “我想回去看看。”

    “好。”

    他应声,苏玺有些高兴,“那我去做点点心。”

    上辈子,她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磨练成了黄脸婆,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翌日,天色发沉,陡然有瓢泼大雨倾落。

    “今日这天气。”她上了轿子,微微蜷缩了手心,她很想回家,但也很想顾忌身边人的情绪。

    男人声线温润:“无妨。”

    好容易她愿意回门,总不想让她父母觉着自己亏待了她。

    噼里啪啦的雨声落在轿顶,有蓑衣铺设,却难免潮湿。

    行至半路的时候,男人面色越发沉重,隐约迸发出一股煞气,这是他生气的时候才有的模样。

    正在她想是不是自己哪儿做错的时候,男人抬手道:“停轿!”

    忽而有数道飓风吹来,好端端的天气,竟然刮起了风,下一刻,顾沉烨的手落在她的腰上,直接将她带了出去。

    轻而易举的腾空而起。

    身后传来巨大的声响,轿子被四面八方涌来的黑衣人拆了个四分五裂。

    其中一个黑衣人手持箭矢,锁定了顾沉烨,直接朝他们射过来。

    “顾沉烨!”她惶恐的唤他,惊惧在她心底荡开。

    男人一个侧身便躲开了,却不得不落地停下。

    黑衣人剑锋微转,只在刹那便朝顾沉烨奔过去。

    苏玺是第一次见这场面格外慌张,但是顾沉烨始终淡淡的,剑端朝他刺过去的时候

    他穿着长袍,有些累赘,但动作依旧格外利落,一个侧身,三个回合,便卸掉了那人的刀刃,生生擒住了男人,卸下了他的面罩。

    黑衣人的面容秀气,看上去有几分熟悉。

    手中的刀刃正要抹掉他的脖子,苏玺出声了。

    “等等。”前世这个男人救了自己一命,他是受人胁迫不得不这么做的,这并非他本意。

    “不能杀,放,放了。”触及顾沉烨阴戾的目光,苏玺瑟缩了一下,本能的有些怂。

    但是自己丈夫,要共渡一生的人,怂就怂吧。

    “为何?”他鹰眸微微锁定了她,像是在质疑。

    “总之他死不得,反正救人一命,你就当做做好事。”

    男人顿了一下,还要动手。

    “哎!”她出声阻止。

    “你是不是不管我死活了,他以前救过我。”

    一旁的杀手徐闳眼底闪过了几分诧异,他怎么不记得他救过她。

    苏玺不会撒谎,一撒谎就会被他识破,她只能这样说了。

    “真的?”

    苏玺点了点头,目光十分诚挚。

    他信了大半,收了手中的长剑,心底又起了担忧。

    “你几时受伤几时需要人救?”

    苏玺惧怕的摇了摇头:“我,我不会骗你的,时候差不多了,我们回去?”

    “嗯。”他微微叹息一声,眼底更多的是无奈。

    他去一侧的商铺买了两把油纸伞,苏玺丢了一把依偎在男人身边。

    烟雨中,他的气息清晰分明,这一切美的像一场梦,一切都还来得及。

    顾沉烨没管那个刺客,给暗处的暗卫使了眼色。

    平静之下似还有阴谋

    苏府内。

    提前得到消息的苏父在正厅里踱步,苏母揪紧了手里的罗帕,等的有些焦灼。

    “都说了,今日下雨,王府昨日差人来的消息,只怕不准确。”苏母有心说这孩子今日未必会回来。

    苏母被他晃的眼疼:“这都一上午了,你就不能坐下来歇歇吗?”

    苏父叹了口气,坐下来,招了招门口的小厮:“去王府罢了,你再去门口瞧瞧”

    “再派几个人去门外接应。”

    “父亲,小妹什么性子,你也知道。站在一旁的是苏家长子苏长青。

    苏父语气恼怒:“你这个没本事的!也没让你妹妹惦记半分,回来瞧你一眼!”

    正在气氛凝固的时候,从前院传来了动静。

    “小姐小姐回来了!”小厮的声音里带着雀跃。

    苏玺挽着男人的手,一路进了正厅,跨门见到父亲母亲的时候,眼底满是酸涩。

    后来大哥战死沙场,顾沉烨殉了她,苏家被抄,满门皆以反叛的罪名斩首。

    她还有人收尸,可怜她们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她规规矩矩的,一张小脸上都是肃穆,行了大礼,跪了下去,白皙光洁的额头触地。

    “女儿,见过爹爹母亲。”

    苏父激动的手都在颤抖,微微弯身想要扶她起来,不敢置信:“哎呦,回来了就好了,回来了就好,快起来,快起来。”

    苏母朝一侧的丫鬟招了招手。

    “一路上冻坏了吧,来喝碗姜汤。”

    温热的气息弥漫,熏的她眼眶发热,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见到她的母亲。

    “娘”

    “回来了就好。”苏母握住了她的手,自然知晓她是不愿意生她们的气了。

    “这会儿饿了吧,走去吃饭。”

    “今日做的可都是你爱吃的。”

    “父亲一早便盯着厨房做了。”

    苏长青跟在身后道。

    顾沉烨盯着苏玺的发旋,眼底闪过了几分温和与宠溺。

    他的小姑娘,本该就是被偏宠长大的,嫁给他,算是委屈了。

    入里间的时候,入目的珠帘摇晃,顾沉烨下意识伸手挡在了她面前。

    苏玺侧目看着身侧的男人,没有想到他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