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鹿儿村头号扫把星

    赵锦儿秦慕修主角小说
    赵锦儿秦慕修小说由作者一朵尘烟著作,讲述:不敢想的!“吃啊!”秦老太催道。赵锦儿确实饿了,就用白瓷勺子挖了一勺送到口中,又甜又糯。这一口她尝到了好几种味道,有枣儿、花生,好像还有......

    完整本免费阅读赵锦儿秦慕修最新章节

    第10章

    秦老太一向对秦慕修的病很忌讳,因为这个时代的人,提起痨病都如谈虎色变,生怕给传染了。

    这些年,也带着秦慕修求了不少医问了不少药,有说是肺痨的,也有说不是肺痨的。

    以至于她老人家至今也不能断定孙子到底是什么毛病。

    这会儿听赵锦儿说不是痨病,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阿爹活着时候是赤脚大夫,我跟着他到处给乡邻看病,也学了点皮毛。"

    赵锦儿头头是道,“这肺痨病人,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咳嗽声从肺里出来的,但阿修的脸色只是苍白,嘴唇颜色也正常,咳嗽声是从嗓子里出来的,这是积年肺弱的表现,跟痨病不相干。奶,阿修出生的时候是不是早产或者受了冻?”

    “你说的太对了!”

    秦老太激动得老脸都红了,“他娘怀他时不知怎么闪了腰,提前一个月生的他,最后把自个命都送了,可怜他爹千里迢迢给他抱回来,爷俩又在路上受了凉,他爹直接风寒死了,他倒是扛下来,没想到落下这个病根!既然不是痨病,那就有治咯?”

    赵锦儿没想到秦慕修身世这么惨,心想往后可一定要多关怀他。

    “有治是有治,但是这病是胎里带的,拖了这么多年,治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最重要的还是靠养。”

    秦老太不由抹起了眼泪,“要说没爹没娘的孩子可怜呢,他大伯大娘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能把他养大就不容易了,哪里还能拿得出银钱给他看病,这些年就耽误了他。”

    赵锦儿也是孤儿,对此深有感触,“奶您别伤心,咱现在不是有银子了吗,这就去给他抓药,我自己能估摸着开个方子,还省了看诊费。”

    秦老太见赵锦儿不卑不亢,时时惦记着自家孙子,转悲为喜,“好,好,这就去抓药。”

    到了药铺,赵锦儿直接道,“掌柜的,我要北沙参四两,麦冬、生地、川芸各二两五钱,再配三两川贝母,一两八钱鱼腥草。”

    掌柜的不料眼前小丫头能自己开方,不由多看了两眼,“这是治肺喘的方子啊。”

    赵锦儿点头,“我家夫君胎带的肺喘,想给他调理调理。”

    这么点大就嫁人了,还嫁个带病的,掌柜的眼神带了同情。

    包好药,笑道,“那你们可是走大运了,调理胎带肺喘的话,我这里刚来了好东西,配上药一起用,管保好得快。”

    不等赵锦儿开口,秦老太就先问道,“什么好东西?”

    “三佛齐来的金丝燕窝,隔两天炖上一盅,吃上半年一载,什么肺病都能好了。”

    “怎么卖呢?”秦老太顿时来了兴趣。

    真有这样好东西,砸锅卖铁也要买!

    “八十两一斤,一斤就够吃半年了。”

    秦老太惊掉下巴,八十两一斤。

    房子拆了也买不起啊!

    赵锦儿早知燕窝贵,听到这个价格还是吓了一跳。

    但燕窝对肺喘的功效她也是很清楚的,脑海中不由划过昨日山中那两只燕儿,若是能......

    可山里有豺狼虎豹,她实在不敢再贸然进山了。

    见两人都不吱声,掌柜的又道,“这是极品燕盏的价钱,两位要是嫌贵,我这还有一些燕碎,都是运输时从燕盏上掉下来的零碎,功效一样的,就是不太好看而已,价钱只要燕盏的一半。”

    一半也很贵啊!

    秦老太犹豫,那二十两银子要是她自己挣得,肯定二话不说拿出来买燕窝,可这钱是锦丫头舍身捡狐狸得来的,她不好替人做主。

    不想赵锦儿扯了扯她的袖口,“奶,咱那二十两还剩多少?”

    “茶点和猪肉花了四钱,抓药用了一两,还剩十八两六钱。”

    “那咱们把剩下的银子都买碎燕吧。“

    一番讨价还价,十五两银子买了四两碎燕窝。

    走出药铺的时候,秦老太感慨万千,“锦丫头啊,阿修讨了你,是他一辈子的福分,也是他爹娘在天有灵啊!”

    买这个孙媳妇的时候,只盼着她能替阿修留个后,万一哪天阿修真......秦家也不为难她,放她出去改嫁。

    谁料到这丫头是个有福运的,也是个实心眼儿的,巴心巴肝的对待阿修。

    赵锦儿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奶你说啥哩。”

    秦老太把剩下的三两多银子连荷包一起塞到她手里,“这二十两是托你运气挣得,奶本来说替你收着,等你们要用的时候再给你,现在花得也没剩多少,你就自己拿着吧。”

    赵锦儿连连摆手,“我又用不上钱,交给大娘放家里用吧。”

    秦老太慈蔼的笑道,“阿修往后还要一直抓药,钱到了你大娘手里想再抠出来可不容易。家里两条汉子顶着呢,不用你操心,记住了,这女人呐,得有点自己的私房,到了关键时候才不会抓瞎。”

    她老婆子要不是攒了点棺材本,能给阿修讨到这么好的媳妇?

    赵锦儿在娘家连一个铜板的零花都没有过,三两多银子到手,塞进腰里看谁都像个贼。

    眼看着时候不早,又不用去鹿儿村回门了,奶孙俩便往回赶。

    来时的牛车已经走了,索性也没重物,两人便步行上路。

    赵锦儿惦记着大娘说的秦老太腿脚不好,走走停停,没赶得太急。

    走到一半,迎面过来一个赶着羊的老汉,只听他手里扬着鞭子,嘴里念念有词,“不是我心狠想杀你,实在是家里没办法了,养了你这么些年,也该是你报恩的时候了,你倒是走路啊!”

    岂料那只羊到了赵锦儿身旁,四腿一跪,再也不肯动弹半分。

    赵锦儿吓了一跳,秦老太将她护到身后,冲老汉道,“你这老头子也不把羊看好,吓着我孙女儿了。”

    “对不住老嫂子!”

    老汉连忙道歉,“我家小孙子得了急病,急需用银钱,不得已把养了七八年的老羊拉出来想送镇上卖俩钱,我这心急火燎的,不想冲撞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