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火

    鹿一白周怀幸主角小说
    《野火》小说是苏行歌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角是鹿一白周怀幸,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周怀幸举了举酒杯,冲着王诚疏离的笑:“她被我惯坏了,不分场合。王少,我敬你一杯。”周怀幸的态度再明白不过,王诚有心还想找茬,到底还得顾忌着周家。更何况还有刘钊在一旁笑着打圆场:“来来来,难得相聚,咱们一起喝一杯吧。”鹿一白陪着一起敬了一杯............

    野火鹿一白周怀幸小说-野火苏行歌在线

    《野火》精彩内容

    周怀幸举了举酒杯,冲着王诚疏离的笑:“她被我惯坏了,不分场合。王少,我敬你一杯。”

    周怀幸的态度再明白不过,王诚有心还想找茬,到底还得顾忌着周家。

    更何况还有刘钊在一旁笑着打圆场:“来来来,难得相聚,咱们一起喝一杯吧。”

    鹿一白陪着一起敬了一杯酒,气氛就又缓和下来。

    这事儿算是揭了过去。

    众人的注意力不在鹿一白身上,她终于松了口气,见周怀幸跟旁人说话,一只手悄悄地勾了过去,在周怀幸的手背上画圈圈。

    周怀幸镇定自若的跟人碰杯,手一翻,就抓住了鹿一白暗自作乱的爪子,气声问她:“做什么?”

    鹿一白笑的无辜:“小周总这么吝啬,都不舍得跟我笑一笑?”

    今天这接二连三的闹,周怀幸心里必然憋了火。

    她今夜还想留口气儿呢,等到房间再哄这祖宗就晚了。

    哄人得趁早。

    周怀幸睨她一眼,见她装乖都差写在脸上了,嘴角也多了一点笑。

    可惜笑容太浅,转瞬即逝:“老实点儿。”

    相处这么久,鹿一白早将大佛的脾气摸透,眼下非但没有老实,反而还顺杆往上爬,贴紧了他,轻声撒娇:“怀幸哥哥,我有点冷。”

    包厢空调26度,别说她穿的短裙,就是衣服都脱了,也不见得冷。

    只是那一声“怀幸哥哥”像是沾了蜜。

    周怀幸的目光从她光溜溜的腿上转了一圈,随手抄了一旁的西服外套,扔了过来。

    “那就盖上。”

    动作算不得温柔,鹿一白却笑了起来。

    她乖觉的拿西服盖着腿,借着西服的遮盖,又去勾连周怀幸的手指。

    “又做什么?”

    周怀幸偏头看她,鹿一白笑的无辜:“小周总长得好,我想多看几眼。”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撩他,她倒是坦坦荡荡。

    周怀幸抿了抿唇,睨了她一眼,没搭理她。

    鹿一白笑的贼,谁知一抬眼,就对上了时宴的目光。

    这人歪在沙发里,正搂着一个女孩说话,眼神却是瞧着她的。

    带着审视和轻慢。

    跟她对视的时候,时宴冲着她勾起一个笑容来。

    鹿一白心里的警报顿时拉响。

    “鹿小姐,我敬你一杯?”

    话是问句,人却已经倒了酒,把酒杯举了过来。

    时宴的一双眼生的好,桃花眼里风流多情,拍戏时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入戏。

    但眼下,鹿一白盯着面前的酒杯,第一反应便是权衡,她要是一杯酒泼到时宴脸上,周怀幸会不会为自己兜底?

    还没等权衡完,周怀幸先横空挡了这杯酒:“她酒品差,时先生见谅。”

    时宴顺势把酒杯对着周怀幸:“那我敬小周总。”

    周怀幸将杯中酒一口喝了,时宴眯眼夸人:“小周总海量。”

    周怀幸只是笑:“时先生客气。”

    一杯酒搭上了话,时宴搂着怀里的女孩,信口与周怀幸攀谈。

    鹿一白听着两个人天南海北的谈笑风生,心里的不安感越发扩大。

    不过几秒的功夫,她那不好的预感就都成了真。

    时宴没几句话就扯到了鹿一白的身上:“鹿小姐演戏很有灵气,也很能放得开……是个难得的好演员。”

    这个放得开,说的意有所指。

    鹿一白的身体,整个都僵住了。

    她死死咬唇去看周怀幸,男人神情自如的靠坐在沙发上,宽大的西服外套盖在她的腿上。

    周怀幸搂着她,眼神危险。

    偏这人还面色如常,甚至能点头附和:“拍戏认真是应该的,戏比天大。”

    他说话正经的很。

    半分看不出,这人是个假正经。

    鹿一白咬唇,包厢里昏暗的灯光遮住她脸上的恼羞,她去抓周怀幸的手,求饶似的晃了晃。

    对方歪头看她,好整以暇:“怎么了?”

    他一开口,其他人的注意力就被引到了这边。

    刘钊是东道主,隐约见鹿一白脸色不正常,客套的询问:“鹿小姐是不是喝多了?”

    周怀幸这人虽然混,却也还有分寸。

    谁都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他就是仗着这样,才明晃晃的跟她昭告自己的不满。

    鹿一白才想说什么,时宴戏谑着接了一句:“也许,是被夸的不自在吧。”

    这个王八蛋……

    这人说话是火上浇油,鹿一白磨了磨牙,十分怀疑时宴就是个灾星。

    专克她。

    “抱歉,我酒量不好,有点醉了。”

    鹿一白顺势歪在周怀幸的肩膀上,搂住了他作乱的那只胳膊。

    “怀幸哥哥,让我靠一会儿呀。”

    她到了这会儿还能撒娇,只有周怀幸看清她眼底的请求。

    当着人的面撩他的时候胆子比天都大,这会儿倒是怂了。

    他面无表情的将手抽了出来,又在她腰肢上捏了捏,跟侍应生说了一句:“倒杯水来。”

    ……

    散场的时候,鹿一白酒劲儿上头,险些站不稳。

    还是周怀幸扶了她一把:“真醉了?”

    鹿一白由着他扶,心里腹诽,她酒量差是真的,但还不至于一杯倒。

    还不是这位大爷不要脸?

    但这话,鹿一白不敢说,只是装乖的笑。

    “鹿小姐喝成这个样子,要不小周总再挑个人回去照顾你?”

    王诚见缝插针,又顺势推了两个女孩过去:“小周总相中哪个了?”

    刚刚在包厢里,他屡次想找茬,都被挡了回去。这人睚眦必报,虽然知道周怀幸这些年身边只有鹿一白一个,可男人哪有不偷腥的。

    更何况,鹿一白不也是周怀幸身边的腥?

    两个女孩年纪不大,十八九的样子,浓妆也遮不住的青涩。

    长得是真不错。

    不过比鹿一白还是差些。

    “哪个都相不中。”

    不等周怀幸说话,鹿一白先站直了身,她肩上还披着周怀幸的外套,直接挽着他胳膊,笑的盛气凌人:“有我在呢,小周总哪儿看的上别人?”

    一群人对视一眼,见周怀幸不说什么,笑着打趣她:“啧啧,不愧是影后,这底气足的。”

    王诚被下了脸,阴阳怪气的说:“可不是么,妖妃祸国,国将不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