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莲花

    黎羽茜薄忻言主角小说
    作者冬雪儿 所创作的小说《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莲花》是一本言情甜宠文,小说人物黎羽茜薄忻言也是深受读者的喜欢,本文已完结。小说试读:黎羽茜唇角的笑愈发地深了,步子都轻快了不少。“宿主大大,你搞到钱了吗?”薇薇屁颠屁颠地凑上来,嘴里还叼着一块鱼干。“没有。”黎羽茜步子也不停,直接往床那边走过去,随手将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床上一靠。“那肿么办啊?”薇薇跳上床,眼巴 ............

    黎羽茜薄忻言小说阅读-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莲花无删减全文

    《薄少,你夫人是朵黑莲花》精彩内容

    黎羽茜唇角的笑愈发地深了,步子都轻快了不少。

    “宿主大大,你搞到钱了吗?”薇薇屁颠屁颠地凑上来,嘴里还叼着一块鱼干。

    “没有。”黎羽茜步子也不停,直接往床那边走过去,随手将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床上一靠。

    “那肿么办啊?”薇薇跳上床,眼巴巴瞅着,“没有钱,是不是就没有鱼罐头了?”小奶音里都快哭了一样。

    黎羽茜瞥了眼它,总觉得她这个系统没得什么用,还能吃。

    “明天去找薄忻言,他那边有钱。”黎羽茜打了个哈欠,眸子里漫上一层水雾,人一下就变得慵慵懒懒起来。

    “咦?宿主大人你要出卖色相了咩?我这里有十全大补丸,还有迷你性感小套装,保管你马到成功!”一提到它的总裁大人,薇薇这个系统就格外的激动,激动到仿佛是薄忻言的系统。

    黎羽茜忍不了,慢吞吞地翻了个白眼:“你再胡说八道,今天的罐头就没有了。”

    素白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不一会儿,一行字就打了出来。

    薇薇立马闭嘴,还试图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沟引宿主。

    奈何宿主不是猫奴,淡淡瞥了它一眼,直接点下发送。

    会议室里,气氛有些低沉,坐在周围的人一个也不敢吭声。

    “你一个月做出来的企划案,就是这个水平?”薄忻言冷笑一声,将手中的文件重重地摔在一个蓝色外套男人面前。

    “我……我是因为……”那男人挪了挪嘴巴,想辩解,可又说不出来,涨红了一张脸,垂在身侧的手攥紧。

    “有关系拿到销售总监的位置,也要看看有没有能力坐的稳,东西给林言,现在滚出去。”薄忻言往办公椅上一坐,长腿抵着地面微曲,面上阴沉得厉害。

    那男人冲了出去,剩下的人也不敢说话,生怕被骂。

    这时,薄忻言桌子上的手机亮了一下,他划开屏幕,是一份邮件,发件人:黎羽茜。

    薄忻言眉头微蹙,她发邮件做什么?

    手上却是点开。

    【薄总,经过我的考虑,我觉得你的提议不错,不过我需要加一些条件,明天中午十二点,秋明咖啡馆见面详谈。】

    薄忻言眉头微挑,眼前浮现出那个乖巧温顺少女的面容,唇角微扬,他倒是想看看,她有什么本事,过来跟他谈。

    【好。】薄忻言随手回了一下,发送成功。

    “继续。”总裁发话。

    底下的战战兢兢的一群人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继续汇报。

    黎羽茜这边正不停地敲键盘,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

    薇薇看得头皮发麻,缩着脖子窝在她旁边打呼噜睡觉。

    没事儿,反正不是扣它的零食,虽然它也很喜欢总裁大人,但是吧……跟零食比起来,就算了吧。

    天色渐晚,窗外的雨却是下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小了许多,只剩下毛毛细雨。

    黎羽茜里面穿了件红白旗袍,外面套了件淡色丝巾,一头长发编好固定在脑后,加了些许点缀,古典美中又透着丝丝属于少女的甜美。

    怀里依旧抱着那只双色布偶猫,坐上车直奔目的地。

    薄忻言早就到了,正拿着电脑处理文件。

    可能是帅的人天生自带追光灯吧,黎羽茜一进去就看到了他,径直往他那边走过去,手上还拿着一个文件袋。

    对面的椅子被拉开,薄忻言抬头看向她,不得不说,黎羽茜是美的,矜贵中更多的是慵懒乖顺,这种乖顺却并不惹人厌。

    “想谈什么?”薄忻言将电脑合上,放在一旁,双手十指交叉撑在桌子上,看向她。

    “看看这份文件,如果你同意,我们就可以假扮情侣。”黎羽茜将手上的文件袋放在桌上,推了过去,微笑。

    “好。”薄忻言饶有兴趣地挑眉,拿起来,是一份合同,上面是记着一些条件。

    “呵~”看完合同的男人轻笑一声,骨节分明的手指从文件袋里夹出一张支票,眉头微挑。

    “黎小姐这算盘打的不错。”薄忻言晃了晃手上的支票,看向她,唇角微挑,“可是我为什么要同意呢?还要签这些。”

    黎羽茜温吞地捧着他点好的咖啡,嘬了一口,这才掀眸看向他:“因为薄爷爷很喜欢我。”

    是的,薄老爷子对她的喜欢,就是最大的优势。

    “噢?可是我已经说了,订婚。”薄忻言显然不是个好说话的,这会儿发挥自己商人的本性,开始拉锯战。

    “我可以陪你在薄爷爷那边演戏,我相信这么一点儿的条件,应该可以比得上吧?”黎羽茜扫了眼他手上的支票,笑得乖巧。

    薄忻言没说话,摩挲着下巴,思考着,确实,对他来说,这么点儿钱不算什么,能将爷爷应付过去,就算支票上的数额翻倍,估计他也会签。

    可是……

    他看着对面那乖巧温吞的少女,莫名地不想顺着她。

    “多加一条,假装情侣期间,不允许同其他人有暧昧关系。”薄忻言叩叩合同,唇角微扬。

    “薄总,容我提醒您一句。”黎羽茜眨眨眼,好心好意,“您跟阮小姐的关系可不大正经,确定要加这一条?”

    她特意不加这一条,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自己提出来了。

    薄忻言神情不变,漫不经心地开口:“我既然提出来了,自然会遵守,黎小姐同意就可以了。”

    “那就这么定了,这张支票,麻烦你先签了给我。”黎羽茜扬起无辜的笑,“我相信总裁大人应该不会这么小气的吧?”

    薄忻言:“……”我怀疑你在讽刺我。

    到底是合作关系,薄忻言也不杠着,开口:“笔。”

    对面那个巧笑倩兮的少女,明显一僵,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随后撑起笑来:“请稍等。”

    起身就朝着最近的一位男士走去,不知道说了什么,薄忻言就看到她跟那个男人笑了笑,然后男人殷勤地把手上的笔给她。

    “签吧。”黎羽茜将笔递给他,微笑。

    薄忻言扫了眼那人,签下自己的名字。

    钱到手。

    谈什么恋爱,成为富婆她不香吗?

    黎羽茜拿着签了薄忻言的名字的支票觉得上一世,自己的脑子简直有病?看上薄忻言了,竟然没看上他的钱?

    估计之前死是被自己蠢死的。黎羽茜决定这一世不这么蠢了,什么薄忻言哪有钱重要。

    “那薄总,合作愉快。”

    他们的关系,这一次,只是合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