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火不燎原

    时星檀季沉玺主角小说
    热门女频新书《星火不燎原》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时星檀季沉玺,这是一本言情类型文,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精心整理了精彩的故事剧情:么想着,她瞬间觉得不回来刚好,难不成,真让她和一个瘸子缠绵悱恻?谁上谁下都是个问题!时星檀颇有怒意的一把揭开了头纱,露出一张精致绝美的脸,踹了高跟鞋就要歇息,门突然被人打开了。屋 ............

    时星檀季沉玺《星火不燎原》纯净版精彩阅读

    《星火不燎原》精彩节选

    江城,大雨磅礴。

    偌大的欧式别墅,时星檀穿着一席白色婚纱,静悄悄的坐在床上,可直至夜幕更深,也没等来她所谓的丈夫。

    曾经风靡多年的第一名媛,一夜之间就成了时家的假凤凰,并为新小姐铺路,拉拢季家,成了季家次子的新婚妻。

    她要嫁的那位,早在多年前就因车祸废了一条腿,眼也瞎了。

    到手的季家主位也沦落到了大哥季封身上,从那之后季沉玺就开始被家族孤立,为人也越来越阴冷。

    世人皆传,他已成弃子,再也登不上高位

    这么想着,她瞬间觉得不回来刚好,难不成,真让她和一个瘸子缠绵悱恻?

    谁上谁下都是个问题!

    时星檀颇有怒意的一把揭开了头纱,露出一张精致绝美的脸,踹了高跟鞋就要歇息,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屋里,灯光昏暗。

    时星檀看不清来人,只觉得偌大的屋子里,顿时有种难以克制的压抑。

    谁?

    时星檀连忙往床内缩了缩,可一想到也许那男人,她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难道是他?

    刚想张口,一股大力就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突如其来的力道抵着喉咙,时星檀说不出一句话来。

    唔——

    她胡乱扑腾了一下,可那人似乎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反倒是加重了力气。

    直到憋的面色通红,她才终于挪出一只脚,朝着男人的要害猛地踹了上去!

    轰——一声响动。

    门外,保镖听到声音瞬间涌入,偌大的水晶灯被人打开将整个屋子照的犹如白昼。

    床边,男人瘫坐在地上,他穿着松软的灰色毛衣,缓缓抬起头瞪了时星檀一眼。

    季沉玺?

    他眸色无光,那么俊俏的一张脸偏偏阴柔的像个活死人,让时星檀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少爷,您没事吧?保镖将他扶了起来,生怕他伤了。

    季沉玺抬手,示意他们往后退去。

    随即,男人从鼻腔里溢出一丝冷笑,让时星檀倒吸一口凉气。

    时小姐?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新婚丈夫的?

    恶人先告状?

    时星檀看着面前的男人,气不打一处来:那么请问,刚才是谁掐着我的脖子,巴不得我早点死?

    谁看见了?

    你——她深呼一口气,尽量平息自己,壮着胆子对上了季沉玺的眸子,一字一句道:季二爷,提醒您一句。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你不能这样对我!

    就算这男人多不待见自己,如今她已是季二夫人。

    新婚之夜谋杀亲妻?

    亏他想得出!

    万一我真出了什么事,外界的传言可就不止是您不行那么简单了!时星檀没好气,补了一句:说您克妻也说不定呢。

    季沉玺顿时面色一沉,他未恼,只是一直盯着时星檀,直到看的女人浑身发毛才蔑的笑了出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也配做我的妻?时小姐好像还没拎清自己的身份。

    若不是季家人执意,她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周遭的气压顿时低了几分,男人眸底渐渐寒如深渊,吐息之间都恍若一阵冷风而过:如今连时家也敢爬到我头上,打起我的算盘了?

    这话,犹如穿心般刺中了女人的痛处。

    时星檀咬着下唇,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拳头,彻骨的屈辱感席卷全身。

    她是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可二十年过去了,不是时家的女儿难道是她的错?

    这件事,明明她也是受害者,却要为所有人承担罪责!

    时星檀原本答应这场婚事,就只是为了报答时家养育之恩而已。

    谁稀罕嫁给他做季太太?

    滚出去!季沉玺生的好看,说起话来,却这般让人厌恶。

    季二爷,今天是我们新婚夜!

    把她拖出去,没我的吩咐不许再进门。季沉玺按下轮椅的一个开关,刚说完,一群保镖就冲了上来,拖着她往外走。

    季沉玺!

    混蛋!

    轰隆!

    一阵雷鸣,将这长廊照应的格外通明。

    季沉玺犹如撒旦,静静的在另一端。

    扑通一声,她被丢进了大雨里,黑色的大铁门也随之紧紧关闭。

    时小姐,我们二爷交代了,以季家的地位,您来路不明,自然也不配在这个位置上。

    好,好得很。

    她算是明白了,季沉玺就是故意想要推脱她,拿她的出身当个幌子罢了!

    渣男!

    他说不配就不配?

    她可是季家请进门的,这就想让她走,还没那么容易!

    二楼,昏暗的光线下,季沉玺安静的坐在窗帘边,心里起了几分玩味。

    外界都说,时家小姐温婉可人,是江城各大世家女主人的不二人选。

    且不说,她如今身份成迷。

    眼下,这女人像只野猫,一身傲骨,哪里有半分温婉姿态?

    第二章 又瘸又瞎,您占了俩

    别墅外,电闪雷鸣,暴雨未歇。

    时星檀顶着大雨在门外站了一夜。

    日出慢慢升起的时候,她已觉得头晕脑胀,整个身子摇摇欲坠又冷又热。

    要不是退无可退,她才不会以这么蠢的方式留下!

    从小到大,因为她的出生克死了自己亲哥哥就被父母不待见,当他们知道自己并非亲生的时候,更是拿她作为棋子嫁给季家这个废物,还以老太太作为要挟。

    时奶奶已经九十高龄,受不了什么刺激。

    当初,时明月进门的时候,整个家族只有奶奶护着她,她可以失去全部,唯有奶奶不可以。

    豆大的雨水终于变小,一道彩虹挂在天上显得尤为好看。

    碧水山庄的佣人打开了铁门,轮椅压在鹅暖石铺成的小路上,发出轻微的轱辘声。

    季沉玺坐在轮椅上,俊朗的脸冷冰冰的像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一样!

    时星檀浑身湿漉漉的,精致的小脸有些发白,整个人羸弱的站在那,她歪头上下打量了这季沉玺一眼。

    迪奥的限定毛衣,LV的毛毯,不知名但貌似很贵的皮靴。

    她淋的像个落汤鸡一样狼狈,这男人倒是悠闲!

    时星檀扬了扬唇角,微微一笑:早啊,季先生。

    她那张脸憔悴的似乎风轻轻一吹就能倒,偏偏说起话来又是那么的挑衅。

    一字一句,都落进了男人的心尖上。

    季沉玺拧着眉头,疑惑的盯着她。

    还没走?

    时星檀看出他心里所想,上前走了几步,故意半蹲着身子迎上季沉玺的眸子道:让您失望了季先生,身为季家少夫人,我怎么能这么快就离开呢。

    高烧和鲜明的对比,让时星檀越来越没好气,说的话也是越发大胆。

    五年前,您得到父亲赏识坐上季家一把手的位置却天降横祸伤了腿,很不甘心吧?

    与此同时,季沉玺怒瞪着她。

    这是季家大忌,从没有人敢提起这件事,尤其是,当着二少爷的面。

    身侧的管家面色难看,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半响,愣是不敢开口,只是一个劲儿的给时星檀使眼色。

    怎么,现在想随便找个借口把我赶走,季沉玺,你窝不窝囊?

    时星檀!

    季沉玺捏着拳头,霎那,四目相对,时星檀错愕了一下。

    这男人不是瞎子?

    那眸中的怒意,转瞬即逝的精明,是她烧糊涂了?

    时星檀盯着季沉玺的眸子,这男人却不看她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个时家的弃女也配这样和我说话?

    是是是,她不配。

    您又瘸又瞎,那几样就占了俩,她时星檀再不行也是大好年华,青春少女。

    她都没说什么呢,这男人叫什么劲儿?

    时星檀深呼一口气,继续笑着:被我说中,急了?

    季沉玺,如果你想通过这样的理由叫我滚,日后季家更会把你看成懦夫,这要是传出去,我在新婚当日被你丢出门外,你说,外人会怎么看你?

    第三章 行业内卷,废人努力

    这么着急给他戴高帽子?

    时星檀!季沉玺气的猛地咳了几声。

    那模样,时星檀都有些担心他会不会憋过去。

    我在,您说,我的好夫婿!她皎洁一笑,露出一双好看的酒窝,加重了最后三个字。

    只可惜,她天姿国色,这男人根本看不见!

    如若不然,被她美色吸引,倒也不是没可能。

    季沉玺猛地伸出手,那姿势,恰好捏住了她的下巴:你就这么想当我的女人?

    是!

    时星檀勇的像只小豹子,更加坚定道。

    那股力气,似要把她捏碎般。

    这就疼了?时星檀,作为女人你要怎么伺候我?

    伺候?

    她默不作声的扫视了男人全身上下一眼,沉思。

    是个问题!

    时星檀在脑海里瞎想了一番,顿时通红了脸。

    和我这样的废物在一起,你要像只猫狗一样的讨好我,懂?季沉玺捏着她的下巴,揉搓了一下,说的越发下流:我喜欢带着野劲儿的,你行么?

    此时此刻,管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整个人僵直着身子扶着季沉玺的轮椅,根本不敢看这二人。

    什么狼虎之词,全被他听了个遍!

    我,我可以学,不如,我先去看看视频,完了再

    不知羞耻!

    季沉玺厌弃的甩开手,时星檀一个不稳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季沉玺,天之骄子。

    他与季家长子季封同父异母,生母出生于老牌三大家族,自幼便就当成继承人扶养,如此金贵骄傲的男人,又怎么会去碰她一个假千金?

    头,更晕了。

    既然你想留,那就试试看吧,季太太!季沉玺黑着脸,嘴角溢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他压低声音,带着嘲讽,像看垃圾一样瞪了时星檀一眼。

    竟然敢要挟他。

    很好。

    时星檀撑着身子,听到这句话如闻大赦。

    心也慢慢松懈了下来。她的身子越发沉重,就在她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晕,脚底一软,彻底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已是深夜。

    她躺在床上,双眼迷离。

    醒了?

    这一声,让时星檀瞬间坠入寒冰一般,彻底清醒。

    季沉玺,他怎么在这?

    看来夫人是忘记,白天答应我什么了,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

    他看出时星檀的不解,晒笑,骨子里多了一分冷毅。

    过来。季沉玺命令。

    不是吧?

    她才刚醒,难不成这么急不可待的就要折磨她?

    时星檀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脚上,却已经乖巧的走了过去,跪在季沉玺腿前。

    我还没有学,我!

    我教你。

    这一声,带着致命的引诱,季沉玺挑起她的下巴,喉结滚动了一下。

    从伺候我脱衣开始。

    脑袋‘嗡’的一声炸裂开,时星檀睁着一双无辜却又好看的眼睛,舔舐了一下唇齿,揣摩起男人的心思。

    白皙的指尖略过腰带顺势而下,落在一个地方又猛地收回手。

    时星檀重新把手落在男人腰间,脱掉了灰色毛衣。

    直到男人结实的肌肤,裸露在外,时星檀才咽了口唾沫不由感慨:一个废人都这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