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完美人生

    杨音韵陈清河主角小说
    杨音韵陈清河是小说《重生之完美人生》中的男女主角,这是由作者雪羽创作的一部短篇言情小说,故事讲述了“给你买的,戴上试试合身不。”杨音韵忍不住噗嗤笑了,“发圈哪有不合身的。”她捋顺了齐肩长发,将脑袋上的绳头取下,换上眼下最时兴的发圈。没有女人不爱美,更何况杨音韵原本就长得漂亮。如果放在之前,杨音韵才懒得管他的事,可这根发圈,让她重新燃起............

    抖音完结-杨音韵陈清河无弹窗阅读

    《重生之完美人生》精彩内容

    “给你买的,戴上试试合身不。”

    杨音韵忍不住噗嗤笑了,“发圈哪有不合身的。”

    她捋顺了齐肩长发,将脑袋上的绳头取下,换上眼下最时兴的发圈。

    没有女人不爱美,更何况杨音韵原本就长得漂亮。

    如果放在之前,杨音韵才懒得管他的事,可这根发圈,让她重新燃起希望。

    犹豫了一会儿后,她试探开口说:“苗秀芬今天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你……”

    没等她说完,陈清河就打断说:“你觉得我太懦弱,分明是苗秀芬欺负人,想要咱家的地皮,我还笑脸相迎,反而送钱。”

    “还有,你不希望我和陈家三兄弟鬼混,对不对?”

    杨音韵低着头,不敢直视陈清河的眼睛,“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就是这个意思,只是被陈清河打怕了,以前每次多管闲事,都要挨打。

    “音韵,有些话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但你只需要记住两件事。”

    陈清河神色凝重说:“第一件事,欺人者人恒欺之,害人者必害人害己。”

    “第二件事,欲取之必先予之。”

    他要先稳住苗秀芬,和陈家三兄弟套近乎,再想办法弄死这三个混蛋!

    今天苗秀芬贪了一毛钱,明天她兴许要还一条人命。

    杨音韵有些茫然,“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陈清河摇头一笑,没有回答,而是从兜里掏出两块钱,塞到杨音韵的兜里。

    “这钱你拿着,想吃点啥就买点啥,缺啥就添点啥。”

    攥着厚厚一沓的毛票,望着陈清河转身离开的背影,杨音韵迷茫得仿佛第一次认识陈清河一样……

    身上只剩下最后一块钱的陈清河,到供销社打了一桶最便宜的散酒,又买了一袋子花生米。

    带着这些东西,来到村口林场的小饭馆。

    种植林场的人叫周清华,四十来岁,是陈清河的远房表叔。

    种树不用除草施肥,周清华闲暇的时间,就开了个小饭馆,替人承接红白喜事之类的宴席。

    “周叔,我兜里只有六毛钱,你看着整点菜。”

    周清华没有接过钱,而是忍不住劝说:“清河啊,你这钱是哪来的?”

    陈清河干笑两声,“我陈清河一没偷二没抢,绝对是干净钱。”

    “你爸妈年纪都大了,老婆身体弱,他们可都等着钱急用呢……”

    “放心吧周叔,我心里有数。”

    周清华叹了口气,只能拿着钱进去做饭。

    热腾腾的饭菜刚上桌,陈家三兄弟就已经赶到。

    陈老大双手揣兜,叼着烟卷痞里痞气的说:“陈清河,上回你把我们哥仨给涮了,今儿是怎么个意思?”

    “大哥快坐,上次是我不对,今天这不是摆酒给你们赔不是了么。”

    “最后一道硬菜来了!”

    一盘红烧大鲤鱼端上桌,那香味简直熏鼻子。

    陈家三兄弟交换了眼色,纷纷不约而同的坐下。

    陈老二皮笑肉不笑的说:“清河老弟,上次的事是你不对,你得自罚三杯。”

    “好,我自罚!”

    灯光昏暗,陈清河往自己的杯子倒满了酒,趁着仰头喝酒的时候,悄悄把酒水全泼在身后。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陈家三兄弟喝得是腿肚子抽筋,满嘴的乱跑舌头。

    又喝了一会儿,老大和老二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只剩下和陈清河年纪差不多的老三,趴在桌子上傻乐。

    “呵呵,清河兄弟,咱们再……再喝一杯。”

    一杯酒哆哆嗦嗦,全洒在身上。

    脸色通红的陈老三,咧嘴嘿嘿直笑,“我的酒杯长了腿,自己会跑,你说可乐不可乐?”

    “哈哈,真他妈可乐。”

    陈家三兄弟,就数陈老三酒量好,也就数他最没心机。

    见他已经喝得糊涂了,陈清河才低声说道:“三哥,你不厚道啊,昨儿晚上怎么放火把我屋给点了?”

    陈老三依旧傻笑着,含含糊糊的说:“这可真不怪我们哥仨。”

    “你……你知道村口王寡妇不?”

    “知道啊,怎么了?”

    “王寡妇长得俊啊,我们哥仨又没娶XF,没事就去她那里一趟,能……能清热败火,比城里的妞便宜还干净。”

    陈清河皱着眉头,“王姐看着不像那种人啊。”

    “像不像的还能咋?她一个寡妇,又没亲戚,受了气也得咬牙忍着。”

    “刚开始她还又抓又挠的,后来次数多,自己也怕丢人,就不敢吭声了。”

    “我们哥仨晚上去她家,还会带点杂合面,否则就凭她干那点零碎活赚的钱,孩子早饿死了。”

    陈清河怒极而笑,“那她还真得谢谢你们了。不过,这和你点我屋子有什么关系?”

    喝高了的陈老三,口无遮拦的说:“那天晚上,我们看见了杨音韵去张大娘家做活,家里肯定只有你和俩孩子睡觉。”

    “把你们仨烧死,杨音韵不就成寡妇了么。”

    “嘿嘿,十里八村都找不着杨音韵这么漂亮的女人,我们哥仨心里头嫉妒啊。”

    “凭什么你这种货色,能娶上这么漂亮的XF。把你和俩孩子烧死,你XF以后就是我们哥仨的了……”

    话说一半,陈老三就趴在桌子上,含含糊糊的睡着了。

    陈清河脸色瞬间阴沉,恨不得抄起凳子,砸死这三个畜生。

    上一世时,他记得清清楚楚,在一年之后村口寡妇王秀芝跳井死了,死前已经怀孕。

    八零年代相对保守甚至愚昧,女人贞洁大过性命。

    王秀芝一个寡妇怀孕,估计是觉得没脸见人,才会想不开跳井。

    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陈家的三个孽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