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植物老公睁开眼

    秦安安傅时霆主角小说
    简默最新小说植物老公睁开眼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秦安安傅时霆,《植物老公睁开眼》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简默最新小说章节试读:.....”傅韩的妻子开口。傅韩附和:“是啊!安安现在还这么小,只怕不愿意放弃学业,留在家里生孩子吧!”老太太怎么不知道大儿子和大儿媳心里在想什么,这也是老太太......

    秦安安傅时霆抖音免费阅读全文

    第7章

    他没有设置密码。

    而且开机速度超快。

    快到她心跳漏了几拍。

    她深吸了口气,将U盘插上,然后登陆自己的社交账号。

    登陆成功后,她快速将文档发送给学长。

    一切顺利的出奇。

    文档在十二点之前成功发了过去。

    她多一秒也不敢在书房停留,关机的时候,握鼠标的手指大概抖了一下,不小心点到了电脑上的某个文件夹。

    这个文件夹突然弹出来。

    她的杏眸大睁,好奇的看了眼文件夹里的东西。

    ......

    五分钟后,她从书房走出来。

    张嫂松了口气:“你看,我说了先生不会这么快回来吧?”

    秦安安心情异常复杂,她好像发现了傅时霆的秘密。

    早知道就不用他电脑了。

    “张嫂,他书房里面有没有监控?”

    “书房外面有。”

    秦安安的脸‘唰’的一下白了几分:“那他肯定会知道我进了他书房。”

    “等会儿他回来了,你主动跟他说就好了。我看了时间,你用了十分钟不到,他应该不会生气的。”张嫂安慰她。

    ‘叮’的一声,手机响了一下。

    秦安安拿起手机,看到一条转账信息。

    学长给她转了两千块。

    她没想到报酬这么高。才花了两小时而已,竟然有两千块!

    这笔转账,顿时抵消了她内心的恐慌。

    她不是故意要用他电脑的,而且,也不是故意要看他电脑里的东西。

    等他回来了,她好好跟他解释一下,希望他不会生气。

    毕竟她已经同意跟他离婚,等离婚后,他们俩再也不会见面。

    不管他身上有多少秘密,都与她无关。

    午餐后,秦安安回到房间,将房门带上。

    她坐在梳妆镜前,垂眸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喃喃低语:“宝贝,妈妈也舍不得打掉你,可是如果生下你,你以后多半过的比妈妈现在还辛苦......”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嗜睡的原因,没一会儿,她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下午,房间外面穿来急切的脚步声。

    秦安安被惊醒。

    不等她缓过神来,房门已被推开。

    “太太,你是不是碰先生电脑里的东西了?”张嫂一脸惊恐,询问她。

    秦安安心提到嗓子眼:“他......他回来了吗?他发现了?”

    张嫂的语气十分焦急:“你不是说只发一下文档吗?先生刚才说你碰了他别的东西,这会儿在书房大发雷霆呢!太太,这次我真的没办法帮你了!”

    秦安安紧张的心脏砰砰乱跳。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这下恐怕婚都不用离了,因为他可能直接弄死她。

    她的眼眶泛红:“张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他东西的。我关机的时候,手有点抖,不小心就给点开了。我发誓,我只看了一眼就关掉了......”

    张嫂相信她,但也爱莫能助,“他刚才骂我了。搞不好我这份工作也做不久了。”

    秦安安心里堵得慌,她可以受惩罚,但是不能连累张嫂。

    她从房间出来,打算去跟傅时霆解释。

    碰巧,一楼电梯门缓缓打开,保镖推着傅时霆,从电梯里出来。

    别墅最高三层,但是安装了电梯。

    她看到轮椅里的他,脸色阴沉的可怕,那双眸子里,滚动着发烫的怒火。

    她猜到他知道这件事会生气,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

    “傅时霆,对不起。”她心里惴惴不安,如鲠在喉,“上午我电脑坏了,所以擅自用了你的电脑。这件事和张嫂没关系。张嫂本来阻止我的,是我没听她的话。”

    她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

    保镖推着他到客厅停下,她抬眸看向他。

    他的眼睛有点泛红,看来她气惨了他。

    她再开口,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对不起。”

    “你都看到了,对吗?”傅时霆声音低哑,带着刺骨寒意。

    他双手交握,看似放松,实则指骨捏的发白。

    如果他现在不是坐在轮椅里,他恐怕会直接捏断她的脖子。

    这个胆大包天的蠢女人!

    真以为自己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了吗?

    竟敢去他的书房,碰他的东西!

    该死!

    她点了点头,又猛地摇头:“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我只看了一眼就关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看你隐私,我当时太紧张,不知道怎么就点开了那个文件夹......”

    “闭嘴!”看她狡辩,他更加厌恶,“滚回你房间去!离婚之前,不准踏出房门半步!”

    秦安安到嘴边的解释,咽回肚子里。

    她转身,快步回房。

    她能清楚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厌恶。

    在她房门关上后,傅时霆喉结滚了滚,对张嫂吩咐:“不准给她送饭。”

    他这是要软禁她,顺便饿死她?

    张嫂心里为秦安安心疼,可是不敢有异议。

    在傅家,傅时霆就是王法。

    ......

    两天后。

    傅老太太血压稳定,被准许出院。

    出院后,傅老太太第一时间来到傅时霆的豪宅。

    “时霆,你身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你大概什么时候能重新站起来?”傅老太太精神奕奕看着儿子,笑容舒展。

    傅时霆:“医生说我恢复的挺好。妈,有件事我想跟您商量。”

    傅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收了几分:“你是不是想说你结婚这件事?婚礼是我给你办的,安安是个不错的女孩,我对她挺满意的......对了,她人呢?你该不会把她赶走了吧?”

    “没有。”

    傅时霆话音落定,朝张嫂示意了一下。

    张嫂立即朝秦安安房间走去。

    这两天,她粒米未进,滴水未沾,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