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甜甜的他

    方软江翊主角小说
    主角名为方软江翊小说的名字是《甜甜的他》,这是一本精彩满满的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没事,我走错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了出去,可刚到门口,护士就把我拦了下来,「哎?方软是吧?这号是你的,你咋走了呢?排队好不容易排上的啊。」「」谢谢你的热情啊。又静默了片刻,............

    方软江翊(米晚烟)全篇小说

    《甜甜的他》精彩节选

    渣了闺蜜哥哥之后,我再一次在医院产科见到了他。

    当时看着那个低着头戴着口罩的男人,我还有几分羞涩,「那个,医生,我好像怀孕了。」

    他看着病历本,轻笑了一声,这才抬起头来,语气晦暗不明,「方软,方小姐?」

    目光对视间,我浑身血液凝固,彻底麻了。

    江翊也拧眉,直直盯着我。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怎么会是这个家伙!

    我去,戴着口罩我都能认出他那张天杀的脸!

    我特么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是医生,还是个产科医生!

    在反应了一秒钟之后,我砰地站起身,转身就要走,「没事,我走错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了出去,可刚到门口,护士就把我拦了下来,

    「哎?方软是吧?这号是你的,你咋走了呢?排队好不容易排上的啊。」

    「」

    谢谢你的热情啊。

    又静默了片刻,我决定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他只不过是个医生,而且只是姐的一个过客,我怕什么?

    心神一定,我挂上假笑回了头,

    「医生您好,我想查个 b 超,我可能怀孕了,但是出血了,我不懂这些,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什么宫外孕?」

    江翊眼神一凌,「症状。」

    「我最近恶心想吐,没胃口。」

    他给我一个「就这?」的眼神,然后秉公办事地带着我去了一旁的 b 超室,一顿操作行云流水,不参杂任何私人感情。

    但是结果出来了,他看着 b 超单,面无表情,「你没怀孕,血是月经。」

    我???

    月经?

    这个渣男不想负责就拉倒嘛!

    我又没有要让他负责!

    我气不过,掏出试纸拍在桌上,「那这个两条杠怎么解释?!」

    没等他回答,我气呼呼地哼了一声,

    「江翊,你也不用怕我缠上你,更不会怪你始乱终弃。孩子我自己会负责,他也只是我的和你没关系,不关你的事。」

    他面不改色扫了一眼我的两条杠,声音淡淡,「这是排卵测纸,不是 HCG。」

    短暂的沉默后,我从社死中回神。

    「那谢谢医生了,我先走了,再会!」

    我承认,我变脸比翻书还快,此时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拿起包包脚底抹油飞速开溜。

    没走出几步呢,身后传来江翊的声音,

    「还有,始乱终弃的人可不是我,毕竟二百块钱我可拿不出手。」

    说起这个

    上一次我和他发生意外之后,我给他转了两百块钱就跑路了。

    其实真的不是我抠搜,只是当时太过紧张加激动,活生生少打了一个零。

    只是,这事儿,我要怎么解释?

    一旁的护士向我投来一个好奇的眼神,让我再一次社死。

    算了,我瞎了,我听不到。

    所以我只是脚步一顿,回头丢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后,走出了诊室。

    但我能感觉到身后那道炙热又无语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

    嗐,其实我心里怂得一批,生怕他现在发作要跟我算账。

    还好,江翊终究是没再说什么。

    刚松了口气,看着外面一群等待的孕妇们,我顺手帮他叫了下一个的号,然后昂首挺胸大步离开。

    刚到医院门口,闺蜜江婷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江翊就是她的便宜哥哥,我估摸着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

    因为今早看到那两条杠之后,我才和她坦白当初睡她哥的事情,但我怕被毒打,就趁她反应过来之前溜了。

    手机响了几声,我做足了准备才接起。

    「方软!你竟然睡了我哥?!你这个渣女!」

    「」

    纵然把手机听筒拿得老远,还是能听到她那略带愤怒和满是震惊的声音。

    我清了清嗓子,怂怂的解释道,「我,我给钱了」

    「给钱就完事儿了?!」她显然更生气了。

    我秉着认错要积极的态度,接连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睡了你哥更不该给钱!你原谅我吧。」

    江婷无语了一瞬,哼了一声,

    「一句话没说到一个重点,你是蠢吗?我是想说,你不是暗恋他多年吗?现在都突飞猛进直接到最后一步了,你竟然给钱就跑?」

    我打的车这时也到了面前,我坐到后排,叹息了一声。

    是啊,我暗恋江翊都快四年了。

    从大学时候见到他的第一面起,就春心萌动,那时候我还是新生,江翊就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了。

    校草哎,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近?

    也是和江婷关系好了之后才知道那竟然是她哥,但也没好意思说自己暗恋他,只能偶尔蹭着江婷的关系和江翊做了朋友。

    一个月前的一次聚会上,我喝大了,竟然就这么扑到了那个家伙。

    可我不想他因为这件事被迫负责,所以才冲动消费完逃之夭夭。

    想反悔都来不及了,所以这段时间我连他人都不敢见,直接人间蒸发。

    江婷也叹了口气,

    「你怎么连我都瞒这么久,早说我还可以撮合你俩啊。我哥那人单身这么久,你肯定是有机会的啊。」

    我我不敢。

    他那么优秀的人,我怎么配得上啊?

    别到时候连朋友都做不了。

    我脱口而出,刚想说正好碰上她哥了,可下一秒,这家伙生生叫了起来。

    「产科???你不会怀了我哥的孩子吧?!」

    我吓得捂住听筒,「不是啊!你小点声。」

    那头咽了咽口水,「来不及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呆愣了半晌,没理解她说的来不及是什么意思。

    想想看见那两条杠的时候,我紧张得不知所措,现在这个结果算值得庆幸了,不然我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嗯,必须吃顿好的慰藉一下这起起落落的小心脏。

    至于江翊那边,继续躲呗,还能咋的?

    我以为日子就这么平平无奇地继续了,可是第二天,门铃破天荒地响了。

    见到江婷她爷爷的那一秒,我想过无数种可能。

    可看到江爷爷身后的江翊,我好像悟了。

    爷爷喜上眉梢地拉着我的手,

    「软软啊,我听婷婷说你怀孕了?我赶紧带着这个臭小子来问问你的情况,你不要担心啊,我们家一定会负责的。」

    我???

    神特么的来不及了,我能不能现在死?

    硬着头皮请他们进屋以后,我默默将目光放到了江翊的身上,话却是对爷爷说的,

    「爷爷,您误会了,我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那婷婷为什么这么说?你是不是怕我们不负责啊。软软,好孩子,我们不是那种人,一定会好好补偿你好好对你的。」

    呜呜呜,爷爷的热情根本抵不住啊!

    可我还是只能解释道,

    「爷爷,检查就是江翊做的,真的没有怀孕,是我搞错了,所以婷婷也误会了。」

    说完,我尴尬地笑笑,朝江翊丢去一个眼神,想让他救救我。

    江翊神情淡淡,有种事不关己的感觉耸了耸肩,「我说了,爷爷不信。」

    爷爷瞪了他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软软,真的?」

    我猛点头,「真的是这样。」

    他脸上露出遗憾,

    「哎,空欢喜一场,不过软软,你和江翊既然发生了关系,只能委屈你给他一个机会了,他一定会好好负责的。」

    「啊?」

    「啊」

    这话峰转得我和江翊都同时啊了一声,脸上是同样的诧异。

    江翊更甚,我感觉他有些无语地很想解释是我先动的手。

    但爷爷没给我们说话的机会,拉着江翊的手和我的手牵在一起,又笑不见眼了,

    「虽然没有孩子,但爷爷还是很高兴啊,你们两个要是能好好的,我就更高兴了。」

    呜呜呜,第一次拉他的手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可惜没空细细品味了。

    江翊嘴角一抽,脸上写满了抗拒。

    爷爷自顾自的感慨着,

    「要不是你们这事儿啊,我还真怕他哪天给我带个男朋啊这不能说不能说,总之啊,这小子性取向没问题我就放心了,是你这丫头我就更放心了。」

    噗,我险些笑出声,原来江翊这种没谈过恋爱的纯洁少男,在家长眼里会频频被担心性取向啊!

    江翊更无语了,一副不知该从何解释的模样。

    我们的手还拉在一起,爷爷越看越是满意,接着郑重地拜托我一定要给江翊一个负责的机会。

    「」

    我心里是愿意的,而且看着老人家眼里热切的期盼,拒绝的话真的说不出口。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