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

    墨时湛萧薇主角小说
    墨时湛萧薇小说叫做《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抖音》,是 年十三的经典之作。对情节和人物的把控十分精妙,推荐大家阅读。,不然当年又怎么会默许我绑架她?” ----------- 四年前我被绑架是陈然予做的? 而且还是墨时谌默许的?! 我身体里的血液因为这些话全部僵住,我......

    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墨时湛萧薇最新章节

    第2章痴心妄想

    墨时谌不爱我这件事我一直都知道,他想离婚的事我也一直都知道,可是他从没有提起过,我也没有亲耳听过,现在听着…… 感觉心里被人狠狠地戳了一刀。

    我取下耳朵上的耳蜗回了房间,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墨时谌刚刚说的那句话…… “我和萧薇,我一直有离婚的打算。

    ” 我方才还想过要放他离开。

    可还是听不得他说这句话。

    我眨了眨眼,逼回了眼泪,房间里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我抬眼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眼前的男人,肩宽窄腰,身材挺拔,个子很高,我听他侄儿墨萧安说过有一米九。

    他也长着一张极其好看又贵气的脸。

    我盯着他的唇瓣,倒没有丝毫隐瞒的提道:“墨时谌,你刚刚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墨时谌眼眸闪了闪,问:“什么?” 他竟然装傻想要我主动提起。

    既然如此,随他的心意,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完这句话,“离婚的事,我同意。

    ” 墨时谌脸上的神色有微微的错愕,我坐在床边,视线没有离开他的唇瓣,仔细的辨别,听见他问:“萧薇,你怎么想明白的?” 因为,我快死了啊。

    当年被插了一刀的肾脏现在已工作到了极限,我的身体,虚弱到不配再奢望什么。

    我起身笑道:“当然没这么简单。

    ” 墨时谌皱眉,“你的条件是什么?” 窗外还在下雨,我却听不见雨落下的声音,也听不见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他的面前我从不戴耳蜗,主要是怕他察觉什么。

    “倒没有什么特殊的条件,你和萧家的商业联盟不能撤销,还有……陪我三天好吗?” 说完我又后悔道:“你也知道的,桐城很多女人都喜欢你,我也不例外的!你要是不想陪就算了,我明天就把离婚协议书给你。

    ” 我说的小心翼翼又卑微不已。

    我听不见他说话的声音,可是我却能辨别的出他说了冷漠的话,“墨家同萧家的合作我不会撤销,但是陪你三天……痴心妄想。

    ” 啊,还真一个冷酷的男人。

    眼眶微微湿润了,我眨了眨眼,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道:“你走吧,我睡会儿。

    ” 我转过身没再看他,房间的门响起又关上了,我戴上耳蜗听见了外面下雨的声音。

    很轻的声音,我感觉到了孤独。

    我极力的去辨别雨的颜色,天空的颜色以及花园里梧桐树的颜色,入眼的只有灰蒙蒙的一片,我的世界里只有灰蒙蒙的一片。

    这样的我如何去染指墨时谌? 更何况,我的生命所剩无几。

    我这样的人凭什么奢望他陪我三天? 而且我也太找不准自己的位置。

    明知道他会拒绝,却还奢望的开口。

    被拒绝不说,还被冷嘲热讽。

    我喃喃道:“这雨下的真大啊。

    ” 冷到了心坎里。

    …… 雨下到晚上就停了,萧荆联系我想要见我,他是我哥哥,我无法拒绝就约他在市中心的咖啡厅见面,出门的时候公公婆婆已经离开了,他们并不住这里,只是偶尔才会到这边找墨时谌,而墨时谌也不经常住这里。

    所以下午遇到他们三个在一起我心里还蛮惊讶的,像是故意说那些话给我听一样。

    我到咖啡厅时萧荆还没有到,我坐在角落里的位置偏头盯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出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名字,“当年的事,墨时谌当然是知情的。

    ” 前面的卡座里是两个女人,她们一开始聊的是闺蜜间的话题,我没怎么在意,但她们提到了墨时谌,我没忍住好奇悄悄偷听。

    还特意调大了助听器的音量。

    这个助听器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外表跟普通耳机没什么区别,墨时谌虽然与我在一起四年,可他一直都没发现我是一个聋子。

    不知是我隐藏的太好。

    还是他对我太过忽视。

    “墨时谌知情都还帮着你,他对你的喜欢还真是情深意切!现在萧家就在墨时谌的掌控之中,你再不用惧怕,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在桐城的阳光之下,未来还会是墨太太。

    ” 怎么还牵扯到了萧家? 萧家在墨时谌的掌控之中是什么意思? 我感觉我在无意之间听到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屏住呼吸听见对方又说:“然予,四年前你没有嫁给墨时谌,让萧家的那个女人强占了你的位置,现在你绝不能再让着她!” 然予?! 竟然是墨时谌的旧情人! 我白天还听我婆婆说她回桐城了。

    她一回桐城,墨时谌就提了离婚。

    那个男人还真的是迫不及待!!! 恍神之间,我听见一抹温柔甜美的声音轻轻笑道:“当然,我绝不会再让着她,当年要不是萧家的权势太大,墨家又指望萧家更上一层楼,不然萧薇哪有资格成为墨太太?” 说完,她又甜甜的笑开,温柔的语气里说着残忍的话语,道:“时谌对她可一点都不在意呢,不然当年又怎么会默许我绑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