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似云深璨若蓝星

    盛蓝星顾云深主角小说
    《爱似云深璨若蓝星》小说讲述了盛蓝星顾云深之间不被世俗所接受的感情之事,作者兮兮儿 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十分优质的都市小说,章节内容节选:.....没什么。”盛蓝星讪然的回答,依然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你父母三千万把你卖给了我,你就是我的所有物,我想要对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没资格反抗。”顾云深凉凉的说。盛蓝星的心裂了,无力地闭上了眼睛。顾云深仰头看着她那张天生又纯又欲的漂亮小脸,那两扇眼 ............

    盛蓝星顾云深章节目录-爱似云深璨若蓝星全文阅读

    《爱似云深璨若蓝星》免费全本在线阅读

    “啊!”

    盛蓝星惊恐地双手掩胸,刚想要骂,却看到顾云深那纤长的手指里,夹着一条青色的毛毛虫。

    毛毛虫在恶心地挣扎着。

    盛蓝星全身鸡皮疙瘩骤起,指尖发凉,想起刚才路过楼下的蓝花楹树的时候,似乎有东西掉落到她的肩膀上。

    当时她太紧张了,以为只是落花,并没有留意。

    没想到竟然是一条毛毛虫。

    顾云深手指一弹——

    那条毛毛虫被弹出窗外。

    “你刚才以为我要干什么?”

    顾云深那双狭长的灰眸,带着一丝玩味的深意,唇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愉悦的弧度,盯着她那张因为紧张而被汗水打湿,显得像被打上晨露的樱一桃小脸,沉声问。

    “没......没什么。”

    盛蓝星讪然的回答,依然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你父母三千万把你卖给了我,你就是我的所有物,我想要对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没资格反抗。”

    顾云深凉凉的说。

    盛蓝星的心裂了,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顾云深仰头看着她那张天生又纯又欲的漂亮小脸,那两扇眼睫毛又黑又密又长又翘,尾端斜飞,勾着又甜又媚的弧度,像蝉翼在轻轻的翼着,翼在他的心尖上。

    他移开轮椅回到了窗边。

    笼罩在盛蓝星身上的高气压,依然没有解除。

    她依然感觉窒息,感觉心脏像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着,让她难受得想死。

    “呼——呼——呼——”

    她突然无法喘过气来,唯有像被人抛上岸边的鱼,揪着心口,大口大口地呼吸。

    顾云深感到异样,原本看向窗外的目光移到她的身上。

    “噗通——”

    只见盛蓝星双腿一软,昏倒在地上,脸上苍白得厉害。

    “宁伯!”

    顾云深急忙按响叫唤铃,快速移动轮椅靠近盛蓝星,弯身想要把抱起来。

    却不料,轮椅一侧——

    他那前倾的身体重心失衡,整个人从轮椅上翻了下来,压在盛蓝星身上。

    短暂眩晕盛蓝星被压醒,睁眼看到顾云深整个人扑在自己的身上,两人差不多脸对脸贴着,嘴对嘴亲上了。

    “流氓!”

    盛蓝星又气又急又恼,用力想要推开他,无奈人小力薄,犹如推泰山那么难。

    顾云深用臂力撑起自己,从她的身上翻了下来。

    但是——

    他那双废腿,依然不听使唤,压在她的身上。

    她身上那少女特有的甜香向他袭来,他忍不住伸手又一捞——

    娇小玲珑的盛蓝星被他lou入怀里,小1嘴磕碰到他的薄唇。

    他那原本微凉的薄唇,瞬间像被点燃了火,变得炙热起来。

    四目近距离相对。

    呼吸凝滞。

    心脏漏跳!

    “大少,大少——”

    就在这时候,收到顾云深紧急叫唤铃声的宁伯匆忙推门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目瞪口呆,抓着门把,不知道是进好,还是关门退出好。

    盛蓝星回过神来,伸手一把推开顾云深的脸。

    那尖长的指甲,不小心刮破了他的脸皮,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指甲伤痕。

    顾云深松开了盛蓝星。

    盛蓝星如获大赦,赶紧爬起来。

    宁伯走过去,把顾云深抱上了轮椅,“大少,你没事吧?”

    “出去!”

    顾云深脸色阴鸷,声音薄冷。

    “蓝星小姐呢?”

    宁伯小心翼翼的问。

    “都出去!”

    一听到这话,盛蓝星立马跑得比兔子还要快,迅速的移到门外去了。

    宁伯爷爷走出来,关上了房门,然后推开了另外一扇门,“蓝星小姐,这是你的房间。”

    “能不能换一楼的房间?”

    盛蓝星真不想和顾云深住得那么近。

    “一楼是我们的佣人房,不适宜蓝星小姐住。”

    宁伯淡淡的说。

    “我也是来服侍顾大少的啊,不也是佣人吗?”

    盛蓝星不以为然的说。

    “蓝星小姐不一样,蓝星小姐是要像女人服侍男人一样服侍大少的。”

    宁伯说道。

    盛蓝星的心脏,又像重锤撞击了一下,一口气差点又喘不上来了。

    她还真天真,以为别人花三千万只是请个佣人,呵呵。

    爸妈啊,你们到底是什么虎狼父母,要把女儿推落这样的火坑?

    “蓝星小姐,希望你尽早认清你目前的处境。”

    呵呵!

    是啊,她要认清自己的处境才是的。

    她已经不是那个像个小公主一样被宠爱的盛家千金了!

    她现在不过是一件抵押品而已!

    “我还能上学吗?”

    盛蓝星抓住自己的书包带,满脸期待的问。

    “这个我得问问大少。”

    宁伯看了看她身后的书包和她这张才十八岁稚嫩的脸,“不过,得等大少心情平复点再问。或者,你找机会问。”

    盛蓝星一想到顾云深刚才的样子,就吓得小心脏直打哆嗦,鸡皮疙瘩骤起。

    “蓝星小姐先休息一下吧,有什东西需要的尽管叫我,我会让人帮你置办好的。”

    宁伯指着房间说。

    “好的,谢谢。”

    盛蓝星走进房间。

    房间的装潢她很喜欢,蓝白两色搭配得非常清新简约,让她那彷徨的心情稍微宁静了一些。

    她走到窗前。

    窗外的风景很好,远眺可以看到江水滔滔,近看可以看到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低头可以看到公馆的小花园。

    她突然发觉,花园里只栽种着一种颜色的鲜花,那就是蓝色。

    蓝色的蓝花楹,蓝色的绣球,蓝色康乃馨,蓝色妖姬,蓝雪花,蓝星花......

    她不会是因为自己的名字里有蓝字而买的吧?

    想到这里,一向很喜欢盛蓝星这个名字的她,瞬间的对自己的名字产生了抵触的情绪。

    原本觉得很可的蓝色室内装修,瞬间也不香了。

    敲门声响了起来。

    她开了门,是那两个女佣。

    她们推着一竿崭新的衣服,礼貌的说,“蓝星小姐,这些衣服都已经干洗和消毒过了,现在请让我们帮你放到衣柜里。”

    “我的衣服?”

    盛蓝星看着眼前这一竹竿深蓝浅蓝天蓝粉蓝等各种蓝色的衣服,疑惑的问。

    “是的,这些衣服都是大少吩咐订购的。”

    两女佣脸上带着羡慕的神情,估计觉得盛蓝星是一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草鸡,却不知道她是由一个凤凰变成了没有自由的金丝雀。

    “蓝星小姐,这扇门是通往衣帽间的。”

    一个女佣推开了一扇粉蓝色的门,里面竟然是偌大的衣帽间。

    衣服鞋子帽子珠宝首饰分区明确,一目了然。

    但是,让盛蓝星感觉不适的是,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多多少少带有蓝色。

    她很喜欢蓝色没错,但是,举目都是蓝色,而且这蓝色还是别人强迫给她的,她就不喜欢了。

    她麻木地看着女佣把衣服挂好,看着她们出去,再次关上了门。

    心情郁闷和烦躁不知道该怎样排解,她打开书包,从里面掏出资料作业来。

    她现在大二了,复习繁忙,老师说下周的模拟答案基本可以作为考研的参考。

    她拿起笔刚要写字,手突然一疼,有血液渗了出来,是刚才那被花瓶割破的伤口重新爆裂。

    盛蓝星按着手指的伤口,想到刚才手指被顾云深含入嘴里的情景,产生异样的感觉,脸微微的发热。

    书包里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她的思绪,急忙掏出那台学校里只能允许带去的老人机。

    看到老人机上闪烁的名字,盛蓝星心一滞,没有像以往那样子快速的接通。

    白蕴川,她暗恋了三年的男神,前天突然拦住了她,说周末约她去看博物馆。

    于是,等待让她开始真正认识什么叫度日如年了,从周三艰难度到周五,感觉足足过了三年那么久。

    现在,终于等到周末了。

    她的世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已经不能是她了。

    手-机-铃-声固执的响了三遍方停下来,然后是短信息声。

    “蓝星,别忘记我们明天八点博物馆之约哦,等你,不见不散。”

    看到这条信息,盛蓝星想要哭了。

    她捏紧了手机,在心里思忖了好久,最后站起身,走出去,来到顾云深的房前,鼓起勇气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