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

    舒嘉年付榕森主角小说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小说的主角是舒嘉年付榕森,带您赏读舒嘉年付榕森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小说阅读,舒嘉年付榕森小说精彩内容节选: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就让桑郁待在公司吧,否则闹起来妈那边不好交代,至于我,去服装板块设计部从一个职员开始做起就可以了。”不等付榕森反应过来,易书泓又道:“当然了,如果付总这边不大方便的话,我们公司也有服装设计行业,并且我知道年年在国外............

    舒嘉年付榕森小说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在线阅读

    《离婚后,前夫说他命里缺我》免费全本在线阅读

    许是自知理亏,明明许诺的职位还没过几天就给撤销了,付榕森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在工作上没有什么失误,只是桑郁这几天情绪反复很厉害,我得把她带在我的身边。等她情绪稳定之后,你还是在……”

    “不用了。”

    没等付榕森说完,舒嘉年打断了他。

    付榕森的表情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舒嘉年这样对待。

    从小到大,舒嘉年从未这样冷着脸打断过他说话。

    以至于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愣了许久。

    舒嘉年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又陌生,曾经最亲密的男人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神情平淡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就让桑郁待在公司吧,否则闹起来妈那边不好交代,至于我,去服装板块设计部从一个职员开始做起就可以了。”

    不等付榕森反应过来,易书泓又道:“当然了,如果付总这边不大方便的话,我们公司也有服装设计行业,并且我知道年年在国外选修的就是关于服装设计的,一定可以帮上大忙。”

    听到易书泓的话,舒嘉年知道他是在帮自己出气,她想笑,但是她笑不出来。

    她昂着头挺着背看向付榕森,眼神里满是惨淡。

    连刚认识不久的易书泓都知道自己的特长是服装设计。

    当时的付榕森却只是为了让她有一个所谓的名分能够在公司配得上他,让他去进修了管理MBA,以及金融。

    选择自己不喜欢的行业本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又是异国他乡的。

    好在她还能选修服装设计,在闲暇之余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才在没有付榕森的日子里支撑着她渡过。

    现在桑郁什么也不用做,要学历没学历要头脑没头脑,就能冠冕堂皇的和他并肩站着。

    让她如何能不失望?

    舒嘉年“嗯”了一声,算是给了易书泓回应,易书泓扬起嘴角,直接把舒嘉年一把抱起,挑衅的看向付榕森,“还请付总让开,我要送年年去医院了。”

    一直到两人离开,付榕森都没有任何反应。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开始易书泓口中年年两个字刺痛了他的神经,但到了后来他整个人陷入了麻木。

    他从没见过那样的舒嘉年,就算是离婚的时候也没有。

    他木木的把手放在胸口的位置,心好像缺了一角一样难受。

    好像有什么最珍贵的东西如流沙一般在指尖悄然流逝,握不住,也留不住……

    这边,易书泓先开车带着舒嘉年去医院包了药,然后又把她送回了家。

    上楼的时候不顾舒嘉年的反对,将她抱了上去。

    邻居见到易书泓抱着舒嘉年,打趣说着两个人真的般配,还问两个人多久结婚。

    舒嘉年自然知道这是他们误会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刚想要解释,易书泓却是抢先一步。

    “没有,阿姨,你们误会了。现在年年还是单身,不过我会努力加油的。”

    阿姨们捂着嘴笑,说小伙子嘴巴真甜。

    又朝着舒嘉年夸赞易书泓,说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男才女貌两个人般配的不行。

    舒嘉年到是没有搭话,她也没想到易书泓会主动帮忙解释。

    毕竟她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少女,自然也知道易书泓对自己的心思。

    她也在尽可能的保持距离不让他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到是没想到易书泓大大方方的解释,到是让她显得扭扭捏捏的了。

    回到房子里面,易书泓先把她轻柔的放在沙发上,舒嘉年红着脸对他轻声说了一句谢谢,易书泓看着她少有娇羞的样子,简直是爱不释手。

    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说自己出去买点东西,就飞快的离开了房间。

    快到舒嘉年还没来不及反应。

    门外面,易书泓靠在门边,一脸懊恼,自己这样做是不是过于唐突了?舒嘉年会不会觉得他是那种爱占女生便宜的登徒子啊?

    这样会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冒昧?

    ……

    总之心里五味杂陈的,不过他始终不后悔就是了。

    易书泓出去的时候是两手空空出去的,等到易书泓回来的时候,就是大包小包的提着一大堆东西。

    美其名曰,舒嘉年现在脚崴了,不能下厨,买了很多低脂低卡的小零食再一个就是一些速食产品。

    舒嘉年注意到他买了很多自己最喜欢的Ad钙奶。

    注意到舒嘉年的眼神停留在奶上面,易书泓主动说:“还记得高一那阵子打完篮球你送我的第一瓶饮料就是Ad钙奶。”

    舒嘉年有些尴尬,想了半天也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送给过易书泓水。

    高中三年,她应该只给付榕森一个男生送过水才是。

    后来想了想,应该是在那次篮球公开赛,付榕森打完篮球被很多人围着送水,他还喝了别人的水那次。

    如果没记错,那次里面好像也有桑郁。

    桑郁的母亲因为是家里面的老人了,是跟着付奶奶的,所以权利不小。

    也因而桑郁能够和她和付榕森上一个高中。

    不过却也因为她到底是身份特殊,在高中里没少被欺负,她也没少帮她解围。

    没成想最后都变成了多管闲事。

    所以她为了赌气,就把水给了校园里另外一个男神,也就是易书泓。

    目的就是要气气付榕森,她的目的也的确达到了。

    那次之后他们吵了一架,不过最后这件事情也还是解决了。

    至于怎么解决的,她也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不过总之应该是她先低头的吧。

    毕竟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去的。

    易书泓见舒嘉年的表情有些僵硬,盯着奶出神,也想到了或许是自己买来的东西想到了之前的事情。

    他岔开话题。

    舒嘉年也释然一笑,佯装不在意,和易书泓讨论着别的事情。

    易书泓回去的时候是在两个人一起吃完晚饭,并且易书泓洗完碗之后。

    用易书泓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之后他可能就没时间来了,舒嘉年想吃饭菜都不行了。